福德正神

福神怎么看真假福神官网福德正神登录手机

2021-11-25 18:19
妒忌的本质在于一种不安全感,人因为害怕失去他认为重要的东西而产生妒忌,这些东西包括情人的身份、职场的岗位、独家享有的待遇,等等等等。妒忌,常见于爱情,又不限于爱情,又成为了经典作品的恒久主题。   心理学家库伯勒.罗丝因应人面对死亡与灾难而产生的情感,提出了著名的“哀伤五部曲”,即否认、愤怒、恳求、沮丧、接受,而我则从日本昭和时期作家宫泽贤治的短篇故事《土地神与狐狸》悟出了“妒忌七部曲”。   《土地神与狐狸》的故事有三个角色,一棵桦树小姐,“有两个朋友,一个是土地神,祂住在正好五百步远的谷地里,一个是从原野南方过来的褐色狐狸。”桦树小姐是土地神与狐狸的对象,而三角关系就此形成。   妒忌的第一步是“与对手比较”。当老实的土地神知道了狐狸与桦树言谈甚欢,便有样学样找机会与桦树单独聊天,殊不知谈到自己不熟悉的话题,更引来了桦树不经意的一句:“你要不要问问狐狸先生呢?”一个人妒忌另一个人,往往因为对象一句有意或无意的话。土地神不满自己给狐狸比下去,“让狐狸来教神仙道理”,从此烧起了妒忌之火。   “愤怒”是妒忌的第二步。土地神妒忌狐狸而愤怒,却将愤怒发洩于路人。当怒气过了,土地神回过神来才后悔自己不可理喻的无聊举动。祂将自己发脾气的丑事怪罪于狐狸,认为“这么无聊全都是因为狐狸害的。狐狸还在其次,应该说是桦树害的。是他们俩害的。但是,我并没有对桦树生气,就因为我不怪桦树,所以才这么痛苦。”在这阶段,妒忌之火只会烧到对手头上,而不波及对象。   当妒忌者察觉到持续的痛苦,他就会来到妒忌第三步,即“尝试忘记,但忘不了”。土地神知道一切痛苦都来自桦树,便要求自己“把桦树忘了”,又想当然“怎么也忘不了”,越想忘记,越是惦记,而在“八月某个浓雾深深的夜晚,土地神怀着难以言说的寂寥和满腹的恼怒,信步走出自己的祠堂。不知不觉间,祂的脚自动往桦树的方向走去”,情况就像我们分手后会“自动”打开旧情人的社交账户一般。   妒忌的第四步是“贬低对象”。当妒忌者耐不住反反复覆的愤怒,甚至认为自己的不理性行为既可怜又可笑时,往往会尝试贬低对象的价值去说服自己摆脱这个关系。土地神也如是,祂意识到“心情变好了许多,所以尽可能不想去想到狐狸或是桦树。但还是不自禁的会想到,祂也没辙”,只好跟自己说:“就算我再低贱,终究是个神,一棵桦树对我究竟有什么价值呢?”   然而,哪怕我们再努力贬低对象,也不见得可以减低对他的渴望,却产生了反效果:他明明就不好,而我却痛苦地爱他,这明显是“我”的问题。这是妒忌的第五步,即“自我怀疑”。土地神也自我怀疑,并自我责备,“那只不过是桦树和狐狸在原野中的短暂对话罢了。这种小事就能扰乱你的心情,你还算是神吗?”   从痛苦到自我怀疑,妒忌者可能就此离开那一段令自己泥足深陷的关系。“某个金黄透亮的秋日,土地神心情大好。今年夏天以来种种痛苦的心思,不知怎地都成了一团团雾霭,变成了环,挂在头顶上。而且神奇的是,那种坏心眼的念头,飞到九霄云外去了,就算桦树与狐狸说话,祂也不在乎,只要两方觉得开心就好。”这是妒忌的第六步:自以为心平气和。   妒忌的恐怖,在于它的霸道,在于它的反复。你以为事过境迁,但妒忌的恨往往植根很深,也就是妒忌的第七步:“再次发作”。当土地神自以为稳住了心志,却见到“狐狸逞强似的挺直肩膀,大步往远处走去”,简单数个动作、数句说话,土地神“脑袋突然一阵昏眩”,又愤怒起来了。   《土地神与狐狸》的故事,展现了“妒忌七部曲”,而当妒忌来到我们真实生活的日常关系,我们便会发现这七部曲的次序总是突如其来,反反复覆,没有顺序,并与各种情感纠缠。但,无论是《土地神与狐狸》,还是我们实在经历到的妒忌,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妒忌之火烧起来了,往往要烧到满目疮痍方成结局。
返回上一步
[向上]